《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学习辅导百问》(42)
发表时间:2022-01-24   来源:学习出版社

  42. 如何理解我国政府相继对香港、澳门恢复行使主权洗雪了中华民族百年耻辱? 

  

  《决议》指出:“经过艰巨工作和斗争,我国政府相继对香港、澳门恢复行使主权,洗雪了中华民族百年耻辱。” 

  

  第一,香港、澳门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1840年鸦片战争后,英国政府先后强迫清政府签订《南京条约》、《北京条约》、《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等不平等条约,强占了香港岛、九龙并强租新界地区。16世纪以后,包括澳门半岛、氹仔岛和路环岛在内的澳门被葡萄牙逐步强行占领。香港、澳门虽然被长期同祖国割离开来,但祖国人民与港澳同胞血肉相连的民族之情始终没有割断,祖国人民与港澳同胞同甘苦共命运的民族之义始终没有割断。中国人民从来不承认一切不平等条约,从来没有忘记香港、澳门被侵占的这一国耻,也从来没有停止为维护国家主权和争取自身解放而进行的不屈不挠的斗争。我们党自成立以来就把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作为历史重任,并为此进行了不懈努力。邓小平同志创造性提出“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科学构想,开辟了以和平方式实现祖国统一的新途径,为我们通过外交谈判解决香港、澳门问题和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指明了正确方向。 

  

  第二,香港、澳门相继回归祖国,洗雪了中华民族百年耻辱。1981年12月,党中央作出1997年7月1日收回香港的决定。1982年9月,英国首相撒切尔访华时提出,香港的繁荣有赖于英国的统治,如果现在对英国的管理实行或宣布重大改变,将对香港产生灾难性影响,表示不能单方面废除有关香港的3个条约。对此,邓小平同志斩钉截铁地表示:主权问题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1997年中国将收回香港,不仅是新界,而且包括香港岛、九龙。中国和英国就是在这个前提下来进行谈判的。邓小平同志讲:“如果说宣布要收回香港就会像夫人说的‘带来灾难性的影响’,那我们要勇敢地面对这个灾难,做出决策。”中方通过这次谈判,掌握了收回香港的主动权,解决香港问题的基调就这样按照党和人民的意志定了下来。此后两年,经过艰难谈判,中英两国政府于1984年12月签署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1990年4月,七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把中央政府对香港的各项方针政策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奠定了依法治港的法律基石。香港回归进程启动后,澳门回归问题也被提上日程。1987年4月,中葡两国政府签署关于澳门问题的联合声明。1993年3月,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 

  

  1997年7月1日和1999年12月20日,中国政府相继对香港、澳门恢复行使主权,这标志着外国占领中国领土历史的终结,洗刷了近代以后中华民族被外国列强欺凌的屈辱历史,是彪炳中华民族史册的千秋功业,港澳同胞从此成为祖国这块土地上的真正主人,香港、澳门从此走上同祖国共同发展、永不分离的宽广道路。同时,香港、澳门以和平方式顺利回归祖国,既为国家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创造了有利的外部环境,也为国际社会提供了一个和平解决国家之间历史遗留问题的范例。 

  

  第三,有效治理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成功回答党治国理政面临的一项崭新课题。香港、澳门自回归之日起,作为直辖于中央政府的特别行政区,重新纳入国家治理体系。中央政府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针,按照宪法和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对香港、澳门实行全方位治理,确立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党在实践探索中逐渐形成适应“一国两制”制度框架和港澳地区实际情况的领导方法和治理模式,指导两个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支持港澳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推进民主、促进和谐,不断提高管治能力和水平。在中央政府和祖国内地强有力的支持下,回归后的香港、澳门保持了长期繁荣稳定。“一国两制”的成功实践向世人昭示,中国共产党不仅有能力把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地建设好,而且有能力把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港澳建设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