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式现代化 | 从被动现代化走向主动现代化
发表时间:2024-04-24   来源:《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式现代化》

    

  中国共产党百年发展的历史,是探索实现国家富强和民族复兴之路的历史,也就是探索实现现代化之路的历史。中国共产党关于实现现代化之路的探索过程艰辛曲折,由最初的学习和赶超西方发达国家的被动状态,走向了在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中追求国家富强和民族复兴的主动状态,由最初的强调实现工业化,走向了整体实现“四个现代化”;由实现“中国式的现代化”,走向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探索。中国共产党探索实现现代化的过程,反映了中国共产党对现代化探索的三个维度,标明了中国共产党对现代化内涵的认识达到了科学性、整体性的高度,也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在世界历史进程中通过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视野、大胸怀、大格局。

    

  1. 从被动现代化走向主动现代化

  

  现代化是一个人类社会由传统的农业社会向现代的工业社会和更高级的社会形式转变的世界历史过程。在这个世界历史过程中,现代化首先表现为一种社会变革,它反映了人与自然的变革,改变了社会物质生产和工艺技术的状况,也反映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变革,改变了社会结构和人们的社会关系。在这种社会变革中,人们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等都将发生深刻的变化。现代化同时还表现为人类追求的共同目标,给人类带来现代的新文明,使每个国家、每个民族在其历史转变过程中重新塑造文明结构,进入一个包括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等层面的全方位转变的新的文明世界。对于这种美好的现代化,中国共产党在初创时期就开始了探索。早期共产党人李大钊、陈独秀、瞿秋白等,以认清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性质为基础,在救亡图存、反帝爱国的群众运动的实践中开始了对现代化的探索。十月革命的炮响意味着人类历史上出现了一场力图改变现代化发展方向的世界性社会运动,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让中国共产党人看到了实现现代化的新曙光。因此,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开始了通过新的革命运动来探索现代化的历程。中国共产党人认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性质、“三座大山”的压迫,是实现现代化的最大障碍;而要改变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性质、推翻“三座大山”,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自此,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开始走上了以实现社会主义的方式探索现代化的道路。

  

  从世界历史进程来看,随着现代工业生产方式和工业化生活方式的扩展,现代化具有超越各个国家、各个民族特点而成为世界性浪潮的性质。在这种世界性的浪潮中,步入现代化行列的国家或民族有先有后,西欧、北美等国家自16世纪、17世纪开始就迈向现代化,在这种世界性的现代化浪潮中走在了前列。正因为如此,现代化被看成是一个起源于西方并逐渐向全球扩展的过程。在西方现代化进程推动下,各个国家、各个民族的自给自足、闭关自守状态被打破,出现了“未开化和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使东方从属于西方”的状况。现代化的这一发展过程,把世界分裂成了“早发内生型现代化”和“后发外生型现代化”两类国家。中国的现代化最早开始于19世纪中期,比西方国家晚了3个世纪之久。在1840年的鸦片战争中,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国的国门,从此开启了中国现代化的征程。中国作为“后发外生型现代化”国家,除了现代化的刺激动力和示范效应源于外部世界外,在最初探索现代化的方式上,同样也依赖于外部世界。中国共产党诞生前,一些志士仁人提出的救国救民的现代化方案,大多以西方文明作为中国现代化发展的方向,以西方现代化作为中国现代化效仿的对象,以西方的社会体制作为中国现代化实现的目标。中国现代化的最初探索无疑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被动行为。

  

  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现代化道路的探索正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开始的,这也就决定了探索之路的崎岖和坎坷。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的百年历史,就是对现代化的探索由行动上的被动走向精神上的主动,再到行动上的主动的历史。如果说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和社会主义建设探索时期,中国共产党通过社会和政治的变革创立社会主义国家、探索社会主义建设的制度和道路,为实现国家富强和民族复兴的现代化、打破“被动现代化”提供了重要保障的话,那么,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共产党关于现代化的探索才正式步入了“主动现代化”的轨道。

  

  中国共产党探索现代化“精神上的主动”,主要在于把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思想与探索现代化、实现富强之梦结合起来。1921年,《新青年》第8卷第6号发表了李季的《社会主义与中国》;第9卷第2号发表了李达的《马克思派社会主义》、高一涵的《共产主义历史上的变迁》;第9卷第4号发表了施存统的《马克思底共产主义》、蔡和森和陈独秀的通信《马克思学说与中国无产阶级》;等等。这些意味着社会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和研究,从而使中国共产党探索现代化有了明确的方向。中国共产党人认为,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在“三座大山”的压迫之下,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只能成为西方列强的附庸,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改变人民受压迫受剥削的状况。正如毛泽东所说:“自从中国人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后,中国人在精神上就由被动转入主动。”毛泽东所说的“精神上的主动”,意在中国共产党找到了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出路,看到了中国现代化发展的前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中国共产党人通过开展政治斗争创设无产阶级政权,领导中国革命为现代化开辟道路;通过在抗日根据地开展一系列经济建设活动,把民族革命与现代化建设结合起来,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积累宝贵经验;通过领导中国人民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新中国的现代化事业奠定社会思想和政治变革的基础。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共产党对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作出了重大贡献。首先,经过三年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完成了社会主义“三大改造”,确立了社会主义制度,为中国现代化的探索创造了根本前提。其次,实施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建立了较为完整的社会主义工业化体系,为中国现代化的探索奠定了重要基础。最后,在探索中国建设社会主义道路中,对社会主义现代化作出了一系列的构想,为中国现代化的探索指明了社会主义方向。由此可见,“在近代以后中国社会的剧烈运动中,在中国人民反抗封建统治和外来侵略的激烈斗争中,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过程中,1921年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从此,中国人民谋求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斗争就有了主心骨,中国人民就从精神上由被动转为主动”。可以认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和社会主义建设探索时期,是中国共产党为找到现代化的正确道路做充分准备的时期。

  

  中国共产党探索中国现代化之路,在行动上逐步走向主动则是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进入改革开放的历史时期,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道路、制度、文化的探索时期。与此相应,中国共产党对现代化的探索,更加立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更加立足于中国自身的发展特点,更加立足于满足人民群众利益的要求,更加契合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奋斗目标,更加顺应世界发展的潮流与趋势。特别是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在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中,中国共产党抓住机遇主动发展,育先机开新局,对现代化的探索已经完全改变了过去那种“效仿西方”“赶超西方”的“被动现代化”状况,而是在马克思主义现代化理论指导下,结合时代发展的特征和自身发展的实际,走出了一条合乎时代要求,既适合人民需要也有益于世界发展,实现国家富强和民族复兴目标的“主动现代化”之路。

  

  中国共产党对现代化的探索之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顺应民意,深得民心,为创造更加美好的人类社会带来了光明前景。从世界历史发展的进程来看,它进一步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因而也改写了现代化的内涵,对理论界关于现代化的理解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对于现代化的内涵,尽管学术界存在着不同理解,但最常见的则是来自罗荣渠先生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理解。他根据历史和当时关于现代化的探索,对现代化概念作了广义和狭义的区分,认为广义的现代化指的是“人类社会从工业革命以来所经历的一场急剧变革,这一变革以工业化为推动力,导致传统的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的全球性的大转变过程,它使工业主义渗透到经济、政治、文化、思想各个领域,引起深刻的相应变化”;狭义的现代化指的是“落后国家采取高效率的途径(其中包括可利用的传统因素),通过有计划的经济技术改造和学习世界先进,带动广泛的社会改革,以迅速赶上先进工业国和适应现代世界环境的发展过程”。今天,我们考察中国共产党关于现代化的百年探索,可以从中国共产党关于现代化探索之路的独特智慧、世界贡献、示范意义角度,根据新的发展要求,与时俱进地重新界定现代化概念,改写现代化内涵。

  

  【作者:张雷声 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